辩论爱好者的家园-华语辩论网

华语辩论网-辩论爱好者的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48|回复: 7

乱弹文明和野蛮——世辩决赛分析 [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29 11: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届世界大专华语辩论赛(世辩贰)决赛中苏州大学以14:13的微弱优势获得冠军。
    双方辩题分别是“这是一个文明的时代”(正方:国民大学)和“这是一个野蛮的时代”(反方:苏州大学)。从辩题看,赛前我为苏大捏了一把汗。在整个社会趋向于更高文明的现今时代要论证这个时代是野蛮的,无疑是在冲击人们的心理底线。在一向标榜为文明时代人的我们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实上,在最初知道决赛辩题是这样的时候,我就对反方有点不看好,觉得这个辩题对反方的压力太大,很不利。从辩题设置的角度来看,这次世辩决赛的题目在我身边的辩论圈子里引发的争议确实不小。

    我们还是来看看决赛的实际状况吧。
    从比赛过程来看,正方国民大学的立论相对薄弱。首先,我对国民大学一辩提出的“世界在不断更加趋向于文明”这点感到有点费解。如果不进行考虑的话,我会觉得这样一个理论对于正方的观点是有用的。而稍微往深处想一下的话,这简直就是在挖坑然后让自己往里面跳。首先,我们知道这个世界的文明的确是不断的趋向于更加文明,但是正如林国文场外点评指出的趋向更加文明能说明什么呢?趋向于文明不代表当今的文明是绝对的文明。文明是要发展的,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特征。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虽然文明是在不断的趋向于更高,但是奴隶社会相对于之前的原始社会是文明了,但相对于封建社会则仍然是野蛮的,更不要和现在的社会相比。
    而国民大学提出野蛮的行为会被文明谴责,这一点我觉得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这个论点对于正方的观点无助,完全成为了冗余。

    在苏大一辩法庭式质询国民大学一辩的时候,“为什么说有了文明的现象就是文明的时代,为什么不是说有了野蛮的现象就是野蛮的时代呢?显然您方的立场不成立嘛”一句话让我感到愕然。从文明的进化史上来看,的确是有了文明的现象,社会才逐渐走向文明,但是有野蛮的现象是不是社会就倒退了呢?再者,文明和野蛮在不同的时代的所指范畴也不尽相同,苏大这样的论证真可谓是一棍子打死。虽然从对正方立论的质询上是产生了苏大预期的效果,但是却让我对苏大的认同度有所降低。而正方国民大学的一辩貌似魂不守舍,在回答这个问题和下面的法律制度完善及破坏法律的问题的时候竟然语言错乱,“对方辩友”四个字突然变得很饶舌,竟然说了三遍才说清楚。而且最关键的是,国民大学一辩对问题的回答,让人感到很无力,竟然在苏大一辩语言的空档时说不出话来,以至于后面说到“法律漏洞”,让苏大一辩狠狠的反击了一锤子,因此国民大学一辩就被砸晕了。姑且不论国民大学整场比赛的总体表现如何,在这个环节的时候,苏大轻而易举的取得了上风,为后面国民大学的失利扔上了一块垫脚石。

    而反方苏大的立论,听起来和2004年全国大专辩论赛中成电和厦大那场比赛当中厦大的立论何其相似。以至于论坛上某个网友发文说“当中苏州一辩的稿子里,有高达80%是和厦门大学女一辩的陈词是一样的。连今晚‘出镜率’最高的用词--第三只眼睛也一样有在厦门大学的稿子里”。80%这个数据我不能去考证。但是的确很多人都反映说这的确是04年全辩厦大的立论模式。最近几年苏大一直没有表现,这一点在初赛的时候让很多大陆的辩论爱好者认为苏大很难走的很远。但是没想到的是,苏大在一场场的比赛当中渐渐放下包袱,状态越来越好,直到最后打进决赛赢得冠军。苏大状态的提升貌似被哪个朋友形容是场上进化,只不过进化的速度的确超出我想象了。估计这也远远超出苏大自身的想象力了。苏大的立论采用如此方式,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毕竟我们平常说的辩论为了明理啊什么的高尚理论在这种大型比赛当中是行不通的。大家都是为了赢得比赛,不是为了输掉比赛,否则我带个小学生队去摘取世辩贰的冠军多好——这不过是意淫罢了,不可能的事情:不惟小学生队取得不了世辩贰冠军,也因双方都不愿输掉比赛。
    苏大的立论当中,很多漏洞都是可以攻击的。苏大立论最大的漏洞,是把社会文明程度上的“野蛮”与野蛮行为等同了。野蛮,在文明进化史上是一种状态的描述,怎么能简单理解为野蛮行为呢?看看苏大的立论当中,恐怖分子、宗教冲突,这些问题固然存在,但是是社会文明发展中的主流吗?显然不是。而苏大一辩说道因为有野蛮的行为,这就是野蛮的时代,我突然想到是不是在馒头上点一个红点(中国北方很多地方节庆习俗)那馒头就不是馒头、就变成了包子饺子了?苏大一辩随后抛出文明的定义,并提出了判断文明的标准,说到要有外于人类的第三方、平台和角度,才能客观的评判人类社会是不是文明的。其实这一点很容易就突破。既然在大陆地区马哲被奉为哲学经典,那结合苏大一辩的言论,是不是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发展走向的判断就有问题了?究竟是马克思恩格斯没有判断的资格,还是马克思恩格斯是外于人类的第三方?而野蛮时代还是文明时代,判断的依据是什么?苏大一辩说是人类在发展过程当中应该怎么定位文明的发展程度,并说到人类认为自己文明会滞后文明的发展,认为自己野蛮则会以谦卑的心态鞭策自己发展。这个问题,则显然是把对文明的判断标准扔到主观意识里面。说这个时代是文明还是野蛮,要从客观的角度去看。而苏大明显是如同华语辩论网上吴妈指出的“只打价值不打事实层面,太危险了”。再者返回来说,为什么人类认为自己的社会是文明的就会之后文明的发展?这一点也本该是正方应该抓住的地方。
    从这一点上,在原宥苏大辩论队的行为的同时,不能不提出对苏大的批评。前面别人创立的立论模式虽然并非不可使用(事实上,我对于这个事情的观点是好的要研究,要提升),但这次苏大的立论让人感到似曾相识燕归来才是最大的失败。以至于张学森老师一句道破:“厦大04全辩的理论模式,熟悉辩论的人,只要一听就知道。”相信日后苏大辩论队会对此有所重新认识,不然苏大辩论队也就只能沉浸在自己曾是世辩冠军的美梦当中越走滑坡越厉害。

    从下面的正方一辩对反方一辩的法庭式质询来看,正方一辩没有占到任何便宜。首先正方一辩提问反思是不是等同于野蛮、反思是不是野蛮的体现……看比赛到这里,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遗憾:正方这个样子的盘问,与前面反方立论中的联系不是那么明显,要经过一步跳跃才能转过来——当然,反方一辩也差点掉坑里,在针对正方盘问的时候,前面说了个“是”后面说了个“不是”。前面说是,我们可以理解为苏大一辩思维没有跳跃过来,而后面说了不是之后,正方一辩却轻轻易易的放过了正方一辩。的确,如同正方所说,这是一个事实判断题目,没有战争和暴动的确不能算是等同于文明,但是为什么反方一辩说没有事实判断标准的时候就又转换到完美等同不等同于文明呢?我觉得很费解。可以说,正方一辩在本轮质询完毕之后,不仅没有攻击到反方的要害,反而让自己的领地有所动摇了。

    正方二辩黄秋安发言的时候,情况才有了些转机。正方二辩首先指出了辩题是事实探讨。说到人认为自己(思想意识)里面有野蛮的行为就认为人是野蛮的是主观的看法。这一点其实很好的点到了反方立论中的漏洞。而如果再深挖一点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比如,我能意识到自己思想意识当中有野蛮的行为,那我怎么定位自己呢?是野蛮的呢?还是文明的呢?野蛮的能不能意识到自己的野蛮行为呢?这样,反方可能会比较难于应对一点。而后面正方二辩提到的类比的例子,说贪婪还是慷慨,感觉例子用的不好。虽然是有助于说明自己的观点,但是我觉得用的还是比较远了,力度不足。之后正方二辩说到了当今社会相互制衡,说欧盟、中国的崛起制衡美国霸权主义什么的,我听的比较迷糊。这些例子的确可以辅助说明正方观点,但是又产生了一个很大的思维跳跃。而我认为这一次次的跳跃未免大了点,让反方每次都能轻易躲过。可惜。

    紧接着反方二辩穆杨发言中,突然说到了文明的判断标准是主观的。呃,事后想想,我觉得好像什么标准都是人以主观的态度提出来的。这一点倒也是不好攻击。不过,穆杨这句话也其实给正方指明了一个攻击方向:既然正方的文明的判断标准是主观的,那么难道反方判断野蛮的标准就是客观的了吗?之后穆杨引用了不少例子。什么法律最完善的美国谋杀案、强奸案、抢劫案发生频率很高,美国算不上文明(汗,这是哪门子跟哪门子,文明又和个体的文明行为混淆了);什么说到和平二战之后有记录全球只有26天没有炮火和硝烟;什么说到自由,在最崇尚自由的美国有设立私刑监狱。这几点我明显的感觉到反方是把正方往坑里引,因为从反方一辩立论开始就在混淆野蛮和个体的野蛮行为、文明和个体的文明行为,意在说明文明还是野蛮的判断标准在于“第三只眼”。这里我很不懂的就是,到底是谁的主观局限性更多?在反方一直强调积极向上的态度、强调正方的判断标准主观的时候,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反方的标准才是更加主观的。

    接下来的二辩对话环节渐渐的让比赛气氛浓郁了起来。首先正方二辩提出“是不是没有暴力才是文明”,而反方应对以心态。之后正方二辩再次援引慷慨解囊、自私自利的例子显然没有收到效果。而反方二辩说到苏哈托贪污国库的四分之三要正方论证是文明还是野蛮,明显又是一次概念混淆。之后双方你来我往,反正多次使用了美国的例子——我觉得使用美国的例子很败笔,正方二辩也毫不客气的指出我们的世界是人类的世界,不单单是美国的世界,因此正方二辩获得了场上热烈的掌声。但反方二辩仍然再次提到美国的例子(国际援助与国家利益相挂钩)。反方后来说道一个人能从野蛮走向文明不能从文明走向野蛮的时候,正方的二辩给出了很好的反驳:野蛮人知道自己野蛮吗?但是反方很轻易的利用了哲学上的对立统一把正方的问题遮挡了回去,并且说,正方承认了反方的观点……这语言陷阱很强大。

    如果说在正方一辩、二辩发言阶段正方出于下风、而在二辩对话环节正方二辩有所挽回的话(事实上,场面上截止到该环节结束正方没有任何优势),那么大规模的溃败无疑源于正方三辩对反方四个辩手的盘问,虽然正方三辩提出的四个问题都很有代表性,但是结果却都被正方四个辩手轻轻巧巧的四两拨千斤了:我就是打擦边球,我就是不正面回答你的问题,我看你怎么办。结果到了这里我只能摇头说,正方完了。
    四个问题依次问给了反方一至四辩。第一个问题,正方三辩要求论证为什么野蛮时代的人会反省而文明时代的人就一定不会反省之间的因果关系。无回答。第二个问题,正方三辩说女性被打压,以及女总统候选人的出现(希拉里)是不是体现了文明,被穆杨用对比上个时代得出上时代是野蛮而本时代是文明的、再对比下个时代也必然得出现在的时代文明程度不够高、现在是野蛮的。其实穆杨这里已经给了正方把柄……但是穆杨最后说到现在是野蛮的确实也封住了一些漏洞,是不是走嘴之后的回护就难说了。而第三个问题说到神权、香港的游行及言论自由,反方轻巧的利用香港自由的同时,柬埔寨还在关押昂山素季就躲过去了(又一个馒头点了红点就不是馒头了)。第四个问题谈到六方会谈通过谈判方式朝鲜放弃核武是不是文明体现,很让我汗如雨下的是,反方又抬出了伟大的美国压制朝鲜、打击伊朗的事情来了。很无奈,很无奈,第一:正方显然是没料到反方的立论,准备相当不足;第二:苏大是不是亲美国派,为啥除了很少说到柬埔寨等等的时候偏偏光选择美国的例子了——视听疲劳,视听疲劳,视听疲劳……

    反方三辩的四个问题将正方往坑里更推了一步,正方为自己准备不足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趋向文明。与正方三辩的提问次序相反,反方三辩的问题是从四辩问到一辩。第一个问题,问正方四辩,说文明升级就判断为文明时代,为什么野蛮升级却不判断为野蛮时代?四辩提出趋向文明,要第三者评判,要正方举出例证。接着,正方三辩在回答反方三辩对文明定义标准的问题时,再次使用趋向文明则是一个很大的败笔。而第三个问题,正方二辩回答还是很有力度的:承认野蛮会促进社会进步,那么承认文明会导致社会倒退吗?最后一个问题,反方三辩明显是有备而来:和未来相比,现在会被认定为野蛮。反方依然再用趋向文明作答……这个问题对反方本身是不利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居然被反方用了出来而起到了奇兵的效果。

    正方三辩针对三辩盘问环节的小总结,听了让人觉得有力气无处使。充其量不过是批驳了一下反方的几个例子,提了一下“野蛮人会反思,难道文明人就不会反思了吗?”但是除了这一句话我觉得比较有力度之外,整个小总结,我都是在无奈的情况下听完的。不管你说到希拉里、赖斯,还是香港柬埔寨,正方对辩题的准备不足,亏大了。
    而反方三辩的小总结却显得有些凌乱了。从她的小总结当中,我似乎只听到了野蛮在升级、从石头做武器到原子弹做武器、恐怖主语和霸权主义升级,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需要第三只眼睛,从而导出一个荒谬的观点:照苏大三辩的小总结,人类社会的发展从茹毛饮血到现在的社会其实是在趋向于更加野蛮。我先找个地方出出汗再说。这结论让人感觉太冷了。还说到吾日三省吾身,说到认为当今社会是文明的很可能会导致文明的停步不前,而承认当今社会野蛮则可能让我们用于更美好的明天——语言中的漏洞相当的大,你不过是指出了“可能”而已,有什么理论依据吗?为什么文明社会不能趋向更文明?为什么野蛮社会不能趋向更野蛮?“可能”的所代表的可能性是多大呢?50%还是100%?稍稍学过概率论的人都明白这样说话太不严谨了。幸好我不在现场,不然真的得汗如雨下。
    至此,纵观全场,表现最好的辩手是正方二辩黄秋安同学。

    下面是辩论赛中的教练面授机宜的时间,此时RTM2切换到场外,由林国文进行场外评点。林国文也谈到了反方第三只眼的理论很“有趣”,还说出了一个“外星人”。苏大的辩手们如果听到了的话,是应该好好考虑自己立论中的不足了。而后面谈到双方可以被攻击的地方的时候,林国文也清楚的指出了正方“越来越”是存在盲点的:是不是说趋向文明就是文明了呢?且同样指出了反方“为什么我是野蛮的我就一定要变文明、为什么我不能变得更野蛮?”
   
    自由辩论环节,从整体上来说,我觉得很混乱,而且不是一般的混乱。这种混乱是源自于双方立论当中对文明及文明行为文明思想、野蛮和野蛮行为的混淆。反复听了几遍,觉得双方似乎都没有很好的把握己方的观点。不过正方的几个问题问的相当不错,包括为什么认清缺点比认清有点更有利于进步、为什么认清优点就不能进步了。但是正方显然是被苏大立论给弄昏了。即使说出这几个问题,也根本不能动摇正方的根基。而反方此环节场面上好看,实际上也是没有说出什么精彩内容,唯一一次点到点子上的就是穆杨指出了趋向文明不等于文明。不过也有一次穆杨竟然把“野蛮升级”说成是“野蛮进步”,是不是太紧张了,如果回头他自己能看到录像或者听到录音,估计也会出个冷汗。特别让我尴尬的是,正方的美国例子又不知道用了多少个——看样子,美国在苏大辩论队内的认同度是相当差的,以至于成为了这个时候可以被来回运用的法宝。整体上看,双方此环节各说各话的比较多,真正的激烈交锋太少了。因此,针对这个很让我感到失望的环节,我不多做评论。

    最后是结辩环节了。
    反方苏大的结辩谈到了正方没有能够给出判断文明时代的具体标准是什么。并举出大量的例子,关塔那摩监狱啊、红色高棉啊什么什么的。并且说到我们现在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我们不能判断时代究竟是不是文明的。这一点我突然在回想当中就很好奇了,文明是不能判定的,野蛮又是如何判定的呢?而说到现场最喜爱的辩手的投票,我们不能判断……其实这是客气的说法呢,还是另有深意呢?实话说,我在知道现场有这么个活动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奖项不可能属于苏大的某个辩手。苏大四辩还说到野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敢承认。要对社会有批评,社会才会不断发展。从这个结辩来看,理论架构并不完善,但是偏偏有些话说的很圆滑,让正方不能很好的下手。这一点做的还不错。另外,我看苏大四辩也是有点紧张、激动,结辩中间还出现了很尴尬的中断,幸好短短停顿了之后就续上了,没有造成冷场。这点是要继续调整心态的,才能克服心理上的紧张。

   而听完正方四辩的结辩,我不得不说正方四辩比反方四辩水平要高一些。决赛比赛题目设置上的帽子扣的很好。虽然我在看待辩题的时候认为辩题还是有些失败。但是辩题总是要探讨点什么东西的,正方四辩说到这里的确对于正方一直在维护主观上判断当今时代为野蛮时代是一种很好的反击。的确如同正方四辩所言,反省不必是只反省那些野蛮的方面才能让社会进步的。他举出的纸币大小规格的改进用于帮助残障人士区分钱的多少,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的确是一个只用反省哪里做的不够好,而不是反省我们是不是野蛮的就能促进社会文明发展的。而正方四辩在针对反方理论体系进行分析后提出完美时代不能等同于文明时代(基于反方有野蛮行为即不能称当今时代为文明时代的理论),很有力度,但是可惜提出的太晚了,真有点回天无力的苍凉感。

   至此,该场比赛已经全部完结了。我仍然认为这场比赛不很精彩,起码没有能够达到回头让我们好好思索的地步。整场比赛中双方对文明和文明行为文明思想、野蛮和野蛮行为的混淆让比赛变得无趣。而比赛中双方大部分时间在自说自话,交锋不多,而且仅有的几个交锋也不精彩。不过,从场上看,苏大的确是占据了场面的优势。这种情况下,苏大赢得比赛也就没有什么疑问了——只能说国民大学也是准备不足,把本可以顺利纳入囊中的世辩贰冠军轻轻的送给了苏州大学。
   祝贺苏州大学获得世辩贰冠军!但是,不可忽视的是这场比赛中苏大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苏大需要提升的地方还太多。提醒苏大辩论队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在冠军的光环当中迷失方向,希望你们能在国坤的带领下不断成长、不断取得更好的成绩。

[ 本帖最后由 马甲2799 于 2008-7-29 11:40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1: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先汗颜一下。上次边听录音边写,弄的很不伦不类,还很长很臭,被几个版主那个批评啊。。。。。

跟大家道歉。

我把后面的评论也根据录音写了出来,一起粘贴到这里。希望大家批评。

原文被删改过,从原来的不带自由辩和结辩的8000多字,改到现在的带了自由辩和结辩的评论是7800多字。虽然仍然很长,希望大家先买个防臭丸用。
发表于 2008-7-29 14: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08-7-29 15: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甚好,建议大家顶礼膜拜

9527万岁
发表于 2008-7-29 16: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楼主马甲2799是谁,但是,我不知道9527是谁?
发表于 2008-10-27 14: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了哦~~~太辛苦了!!
发表于 2013-4-30 22: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了哦~~~太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华语辩论网 ( 苏ICP备14051463号-4  

GMT+8, 2021-12-3 03:21 , Processed in 0.13709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