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华语辩论网-辩论爱好者的家园 返回首页

林欣浩的个人空间 https://bbs.bianlun.net/?8966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原创)浅析经典之九:以成败论英雄是可取的/不可取的

热度 2已有 5638 次阅读2010-5-26 21:05 |个人分类:浅析经典比赛|

浅析经典之九:以成败论英雄是可取的/不可取的  
 

在多届国际大专辩论赛中,2001年国辩在很多的辩手心中印象格外深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决赛的“金钱辩”,当武汉大学最终惜败屈居亚军的时候,我曾像很多的辩手一样,为武大鸣不平,认为辩题的不平衡是武汉大学输掉的主要原因。
时隔9年后,当我在解析这场“英雄辩”半决赛时,不禁在想,当我们抱怨决赛题目不公时,是否也考虑过这场半决赛的题目同样有失公允呢?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辩友在解析本场比赛时,认为正方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失败的原因在于的“价值论”过于单调。
但当我们身处其位之时,我们又该如何论证呢?历史本来就是不以成败论英雄的,犹如金钱本来就不是万恶之源,黄执中曾经说过“唯价值可辩,事实不可辩”,面对着“岳飞、文天祥”的质问,你我又该如何应对呢?
在解析完整场比赛之后时,我真切的感觉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的艰难与顽强、勇敢与悲壮,9年过去了,谨让我对2001年半决赛中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辩手们送上一份迟来的敬意。
 
 

正方:以成败论英雄是可取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
 
反方:以成败论英雄是不可取的(胜)      武汉大学
 

正方一辩发言:
吴天:谢谢主席、评判、对方辩友、在座各位,大家晚上好。古人说:“青梅煮酒论英雄。”今晚,就让我们以论做媒,以辩代酒,纵横古今,论英雄。成败英雄论古亦有之,李白诗云:“秦王扫六河,虎势何雄哉”,东周列国传里却说“见义勇为真汉子,莫以成败论英雄。”可见成败英雄论自古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然而时代的话题要有时代的意义,时至今日,以成败论英雄早已不是一种方法,一种标准,而是作为一句俗语,一种价值存在于我们的时代。以成败论英雄是可取的,就是要探讨这句俗语,这种价值在我们今天的时代,是否具有可取性。

我们这个时代并不是只有一种价值观,以成败论英雄的观念必然受到我们这个社会其他价值观的共同协同与制约,使其展现精华,为我所用。这是其具有可取性的现实基础。这种价值观其可取性在于将成功与英雄联系在一起。
英雄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人,也不是一枚英雄像章,更不是一个冷冰冰的墓碑。它所代表的是一种精神的象征,是民族的旗帜与国民的榜样。
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价值观正是将人们对成功的追求化为一种对精神的追求,激励人们积极进取,奋发向上。
以成败论英雄的可取性,还表现在它具有广泛的现实意义。因为作为一种价值观,他鼓励全社会学习英雄,追求成功。
时代呼唤英雄,社会鼓励成功,这样的民族才能进步,这样的社会才能发展。时至今日,全球化浪潮势不可挡,若不成功,我们将立于何处?信息时代,本土文化遭受强势挑战,若没有英雄,若没有英雄,我们又何以让后代感受身为华人的自豪。追求成功,鼓励英雄,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志,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价值取向。时代的英雄追求成功,时代的成功追求英雄。谢谢各位。
 

正方一辩的陈词解析如下:

在现代社会,作为一种价值观,以成败论英雄可取的:
1、为什么作为价值观是可取的呢?
因为,他可以鼓励人们追求成功,奋发向上,进而推动社会进步。
 
2、难道这种价值观不会鼓励人们不择手段追其成功呢?
这个价值观是受到我们这个社会其他价值观的制约与协同的,可以取其精华,为我所用。

3、可历史上很多人不成功却依然是英雄,这作何解释呢?
(1)在历史上,是否以成败论英雄,古人向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在现代社会这早已不是一种方法,一种标准了。
(2)时代的话题要有时代的意义,我们应该从现代社会的角度出发,去思考“以成败论英雄”对现代社会的实际意义。
(3)在现代社会,我们可以以此作为一种价值观去鼓励人们追求成功,奋发向上,为什么就不可取呢?
 
解析到这里,不难看出,正方必然要面临的是历史不以成败论英雄的事实诘难,尽管如此,正方还是做了非常积极的努力:
1、从价值方面主动出击,提出了“鼓励人们奋发向上”的积极效用。
2、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提出,对“价值鼓励论”进行了侧翼保护。
3、针对对方必然出现的“事实诘难”,提出“命题在现代社会应该具备新的时代使命”,为本方的“价值鼓励论”提供前提和掩护。
 
 
 
 

反方一辩发言:
蒋舸:谢谢主席,各位评委,大家晚上好。古人也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只有对概念进行清晰地界定,我们才能展开一场有意义的辩论。
按照权威的《现代汉语辞典》解释,成败都是相对于具体目标而言的。达到了就是成功,没有达到就是失败。
英雄是指能以自身杰出的才能、品质激起他人崇高情感的人。
所谓以成败论英雄,是指成功了就是英雄,失败了就不是英雄。我方之所以认为这个观点是不可取的,理由有二。
第一,以全面刻板的成败根本就论不出丰满鲜活的英雄,因此这个观点在理论上是错误的。一个具备了杰出才能品质的英雄能否取得外在功业上的成功,还要受到天时、地利、人和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南宋时的岳飞精忠报国,文韬武略,但却因为生不逢时,未遇明主,最终只能壮志未酬的屈死风波亭。正是因为成败中包含着天时、地利、人和等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因素,我们才会对那些在失败面前表现出浩然之气的悲剧英雄肃然起敬。当雄姿英发的周瑜无奈的感慨“既生瑜,何生亮?”时,我们能否认他是英雄吗?当兵败被俘的文天祥在狱中高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时,我们能否认他是英雄吗?英雄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在追求各种目标的过程中,他们有成功也有失败。成败不过是一时一世的,唯有超越成败的精神才更能彰显出英雄的本色。如果拿上一把僵化刻板的成败尺子,又怎么指望能量得出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气概呢?
第二,以成败论英雄的观点,片面地夸大了功利的意义,因此在实践中是有害的。它诱导人们为了达到目标可以不择手段,一个人只要成功了无论手段多么卑劣,都照样可以摘取英雄的桂冠。如此一来,前有赫赫英明牵引,后又滚滚利益推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本已功利的世界还会变成什么样子?实在令人不敢想象。正是因为以成败论英雄的观点存在以上两点错误,因此我方认为,以成败论英雄是不可取的。
 

反方一辩辩词解析如下:
1、关键概念:
(1)成败都是相对于具体目标而言的。达到了就是成功,没有达到就是失败。
(2)英雄是指能以自身杰出的才能、品质激起他人崇高情感的人。
(3)所谓以成败论英雄,是指成功了就是英雄,失败了就不是英雄。
2、为什么以成败论英雄不可取?
(1)事实论证:以成败论不出英雄:“岳飞、周瑜、文天祥”难道不是英雄?
(2)价值论证:这种价值会引起人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相对正方而言,反方的立论就显得轻松得多,不过,关键概念中唯独没有对“可取”进行定义,这到底是疏漏,还是战术安排呢,不得而知。
不过,因为事实的鲜活,使其陈词增加了一份气势,取得了良好的现场感,那么正方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正方二辩发言:
  郑子豪:谢谢主席,大家好。我先指出对方同学犯的两个错误。第一,在逻辑上,“可取”在我方是指有可取性,但不等同于照搬照抄,“不可取”在于对方是指毫不可取。对方必须论证这句话,无论在任何角度,任何层面,都不值得学习与接受。第二,对方把成败论英雄当成了一个具体的方法应用在现实生活的实践当中,但对方请不要忘记,今天我们要做的是一个价值判断,而不是事实判断。
  第一,在个人层面上,这个价值观的可取性表现在他倡导成功,鼓励人们追求成功。以成败论英雄,鼓励人们追求个人的全面发展,以达致自我完善与H-E-X-I-E的目标。所谓全面的发展,便是在知识内涵上的提升,以及人格精神上的不断丰硕。一段有意义的人生在于有所追求,但是在这漫漫长路当中,人们总希望得到鼓励,得到推动。而我们所倡导的便是这种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从正确的出发点开始,以至于目标的达成,能够得到一定的激励与评价,是前进的原动力。
第二,这个价值观的可取性也表现在他推动了国家发展,小至个人,大至国家,都追寻着崇尚成功的同一个道理。当国家正以发展的速度前进,人民的力量就变得极为的重要,而崇尚成功作为一种价值取向所表现的积极意义,是通过一种精神倡导创造主流的意识形态,在多元价值观中并存,求同存异。在多元价值观中,人民是国家的基石,而全体人民有了共同的信念之后,国家才能持续发展,并保持持续的竞争优势,这个价值观在社会层面上的可取性,表现在可以塑造,倡导成功鼓励、追求成功的社会价值观,成为社会潮流的一种价值取向,成为社会行为的指导方向。价值观的存在,并不仅仅表现在一些特定行为上,它更应该成为一种大家认可接受,并能在社会上广为推广的精神本质。个人需要成功,因为个人需要自我实现,国家需要成功,因为国家需要国富民强。我们的社会鼓励成功,因为社会需要英雄的榜样。谢谢各位。
 
 
正方二辩陈词解析如下:
1、我方的“可取”是指:有可取性,不等同于照搬照抄。
正方的这个概念的提出更进一步强化了本方的“价值可取”的立论前提。
结合了“可取性”的定义,简单地讲正方的观点可以理解为:“以成败论英雄在有些方面是可取的”,当然,这个“可取”指的是“价值”上是可取的(有可取性),但并不是要用来作为“评论事实的标准”来可取的(不等同于照搬照抄)。
这样一来,正方的立论就得到了更大的余地。
2、您方的“可取”是指:毫不可取,无论在任何角度,任何层面,都不值得学习与接受。
正方的这一步堪称精彩,如果说对“可取”的定义,是对本方理论形成了更进一步的巩固,那么对“不可取”的定义不仅对反方的辩题形成了良好的钳制:
因为在反方的一辩陈词中,无论是“实事评价”还是“价值提倡”,都对“以成败论英雄”进行了否定,而这个“毫不可取”则几乎是对反方一辩陈词的进行了精确的简洁概括,这等于是请反方入瓮:“以成败论英雄是在任何方面都毫不可取”,这样一来,只要正方稍稍提出一点“可取之处”就可以形成对反方的有力打击。
 
在二辩的陈词中,正方可谓是稳扎稳打,不仅通过对“可取”的定义的对本方的立论加以完善,而且,通过对“不可取”的概念定性,对对手的观点进行了施压,不难看出,尽管反方一辩的陈词犀利,但正方稳扎稳打,暗藏杀机,这步棋明显是看准了下的,正好抓住了反方一辩中没有提到“可取”的定义。
 
 
 
 

反方二辩发言:
  袁丁:谢谢主席,大家好。
对方从一辩到二辩都告诉我们说,他们今天的观点只是要证明以成败论英雄是有可取之处,是有可取性的。可是,有可取之处,有可取性就意味着也有不可取之处,也有不可取性。如果有可取之处就是可取的,那么有不可取性是不是说它是不可取的呢?那对方同学在证明你方观点的时候是不是也论证我方观点为前提呢?
更进一步说,有可取之处就等于这个东西是可取的吗?今天对方同学的西服上也有白色的地方,就是胸前的校徽,可是我们能够说对方同学的西服就是白色的吗?那岂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其实,以成败论英雄最大的不可取之处,就是它论不出英雄来。我可以有三个方面来证明这一点。
  第一,从成功方面看,如果成功了就是英雄,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上了驸马爷的陈世美不可不谓是个英雄,“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难道不是一个穷秀才梦寐以求的成功吗?二战初期的希特勒也不可不谓是个英雄,创建第三帝国,铁蹄横扫欧洲,他不是成功地在一天内就占领了丹麦,40天就打败了法国吗?而至于南宋的秦桧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一世英雄,他成功的当上了宰相,成功的除掉了岳飞,更是成功的出卖了国家。但是我想请问对方同学,你们真的认为这些人是英雄吗?
第二,从失败的方面看,如果失败了就不是英雄,我们又可以得出结论。荆轲不再是英雄,因为他舍身入秦的两大目标:刺杀嬴政和逼秦议和均以失败告终。布鲁诺也不再是英雄,因为他既未能说服当时的民众相信日心说,也没能逃脱宗教裁判所的追捕。中山先生自辛亥革命之后就更称不上一个英雄了,二次革命失败,护国运动失败,护法运动还是失败,总理遗嘱不是也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吗?但是我还要请问对方同学,他们真的不是英雄吗?
  第三,把成败综合起来看,成败作为相对的概念总是存在于一定的竞争之中的,竞争一方的成,就意味着另一方的败。于是我们可以得出第三个结论,任何竞争的结果都是一方英雄,一方狗熊。那么荷马笔下的特洛伊战争,金戈铁马十年鏖战,难道希腊联军主将阿喀琉斯是英雄,失败的特洛伊军主将赫克托尔就不是英雄吗?那么楚汉相争逐鹿中原,难道开创了大汉王朝的刘邦是英雄,乌江自刎的西楚霸王就不是英雄吗?那么魏蜀吴三国鼎立,豪杰辈出,难道仅仅因为最后三家归晋,就只有司马氏才是真英雄吗?那后人又何来的“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感叹呢?可见,按照对方同学的观点,以成败论英雄,其结果只能是假英雄大行其道,真英雄纷纷落马,分明是英雄相惜棋逢对手,偏偏也要分出个成王败寇。这样的标准可取不可取,在座各位自有公论。
 
 
反方二辩辩词解析如下:

1、正方关于“可取”与“不可取”的定性(此前提到过,此处不做赘述),还是对反方构成了压力,反方自然不甘心随君入瓮,袁丁开场就对对方“可取”的定义进行了一轮抢攻。
这个强攻可以分为两个部分:
(1)既然一个事物有可取性、有可取之处,就同样它也有不可取之处、有不可取性。

请允许我用这袁丁的“西装”类比来解析一下:“有可取之处”“也有不可取之处”
正方打一开始说的就是“这身西服有的地方是白色的”,这本来就没有否定“这身西装有的地方是黑的”。
也就是说,正方对本方的立论的限定为“以成败论英雄在有些方面(价值)是有可取性的”,即使袁丁成功的论证了“以成败论英雄在有些方面(事实评价标准)是没有可取性的”,也够不成对正方立论的反驳(可对比前面“西装”的解析),因为这两个命题是一种可以同时真实的关系,证明其中一方真实,并不能否定另一方的真实性。

(2)“有可取性”不等于“可取”
第二次进攻袁丁改变了方向,通过接下来的“西装”类比,袁丁将“可取”定义为“完全可取”,“有可取性”当然不等于“完全可取”,所以“西服上有白色的地方,并不等同于整身西服都是白色的”。
 
2、但袁丁接下来就发现这个定义使他面临着一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如果“可取”的意思是“完全可取”,那么“不可取”是否也就是“完全不可取”呢?
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1)不可取的意思是“完全不可取”:承认这一点,等于是正中对手下怀,人家所立的“价值鼓励说”打的就是你这个“完全不可取”;
(2)不可取的意思是“有的方面不可取”(有不可取之处):既然“有不可取之处”和“不可取性”,那就意味着有“可取性”和“可取之处”。这么说,等于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所以说,袁丁的强攻效果不仅差强人意,甚至差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确实棘手,短促之间袁丁只能选择一语带过,这也迫使他在随后的陈词中,采用了相对谨慎的一句“以成败论英雄最大的不可取之处”,这个“最大的不可取之处”是个很有趣的中性说法,这也体现出了袁丁面对“不可取”定义的犹豫与矛盾。

应该说,在这一轮的陈词中,武汉大学的气势受挫,尤其是,在袁丁接下来的继续陈词中明显回避了“价值”方面的陈述,而是选择稳妥的从“作为事实评价的标准是不可取的”(有的方面不可取)进行了论证。
 
 
 
正方三辩发言:
付欣:谢谢主席,大家好。
首先我有两点想向对方辩友指出:
第一,对方辩友解读成败英雄论,依旧知识只见其表,未见其里,看到成败二字,便要用来评定天下英雄,而对其背后所倡扬的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却视而不见。我们还有句话叫做:“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难道最方辩友真要身体力行,见人就拔一根鹅毛吗?
第二,对方辩友认为一旦倡扬了追求成功的价值观,功利主义便会大行其道。但我不知我方哪位辩手说我们不要真善美这些价值观呢?人类的行为一向是多种价值观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新加坡鼓励孝道,可是我们新加坡的男孩子并没有因此而不去当兵啊。
下面,我将从三个方面进一步阐述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价值观的可取性。
  第一,当我们从价值观的角度来审视以成败论英雄这句话时,成功的含义就被扩大了。因为这时,成功还包含有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它不是简简单单的个人目的的实现,还包括对社会的积极意义。
  第二,倡导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价值观能够破旧立新,用一种更加公平、客观的观念去评价人。过去,有的人论英雄,看的是出身: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样的价值观都曾经风行一时。从传统的眼光看,有些人永远也成不了英雄,但是他只要追求成功,他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英雄。
  第三,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价值观的可取性还体现在它对于失败者特殊的意义。吴作栋总理说:“我们的社会应该给失败者一个再次成功的机会。”我想请问在座的各位,谁没有尝到过失败的滋味?但是因为这样,我们就放弃追求成功了吗?追求成功的价值观正是让我们不要唾弃失败者,而是要鼓励他继续追求成功。
对方的四位辩友,也许真的是视成败如浮云,但是你们为什么非要对那些有上进心的人说“是非成败转头空”呢?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连追求成功的勇气都没有了。安于平淡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整个社会都安于平淡,不再追求成功。一个不再追求成功的英雄世界,是一个虚伪的世界。谢谢。
 
 
辩论赛截止到今天有过多少种赛制,我没有统计过,不过,大家对“新加坡模式”还是比较熟悉的,我对比赛模式没有什么研究,不过,我个人感觉“新加坡模式”最大的好处就是让辩手有充分的时间去向观众与评委说清楚自己的论证。
就像我前面所分析的那样,此刻的反方的气势受挫,也给正方提供了一个大好机会:去进一步明确“价值观”与“事实评价标准”的区别。
截止到这里,正方的一二辩都做了很多的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一辩:陈述了“价值鼓励论”
二辩:陈述了“可取”的“有可取性”;也定型了“不可取”的“毫不可取”
从而,将本方的观点进一步论证为:“以成败论英雄在有些方面(价值)是有可取性的。”
但尽说到这一步是远远不够的,即使对手不逼问他们“以成败论英雄作为事实评价标准是否也有可取性呢?”,作为观众和评委,也必然要发出这样的疑问。
他们的论证任务显然要比他们的对手要艰巨的多,甚至可以说比“金钱是万恶之源”的难度还要大,因为后者尚且还有“万”这个滩头阵地可利用,而“可取”的定性显然远不如“万”更容易直接明白。

因此,他们必须要解释清楚:“以成败论英雄作为价值观是可取的,那么作为事实评价的标准是否也可取呢?”
好在这是新加坡模式,没有攻辩、没有质询,他们有着充足的陈词时间和机会去陈述清楚这一点:“价值观”与“事实评价标准”的区别,但正方三辩却只用了一句“鹅毛”一语带过。
到现在为止,我认为这是正方最好的机会,对手的压力减轻,可以趁此机会将关键问题阐释清楚,借此减轻即将到来的自由辩论环节里“事实评价标准”的压力,但却正方三辩轻松抛弃,实在可惜。
为什么?
为什么面临如此的好机会,正方却错失良机呢?
我个人认为原因有二:

1、立论功亏一篑:

我在前面曾经提到过:
正方在“事实评价标准”的防守上,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1)“古人论”与“时代论”
“古人论”:在历史上,是否以成败论英雄,古人向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时代论”:时代的话题要有时代的意义,我们应该从现代社会的角度出发,去思考“以成败论英雄”对现代社会的实际意义。现代社会这早已不是一种方法,一种标准了。

听似有点道理,如果用来为“价值鼓励论”的提出设置前提还可以,但如果用来防护“事实评价标准”,则听起来有回避逃跑之嫌,这近似于“我们不要探讨这个问题了,讨论下一个问题可以吗”的回避方式,尚未开战,气势上已然输了一筹。
因此,所谓的时代话题,最多只能是为“价值鼓励论”的提出,做一下掩护,但绝不能用来防御“事实评价标准”。
(2)“鹅毛论”:
这个地方还是很有意思的,“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难道最方辩友真要身体力行,见人就拔一根鹅毛吗”
如果“以成败论英雄在有些方面(价值鼓励论)是有可取性的”是真的,那么“以成败论英雄在有些方面(事实评价标准)是不可取的”也不是假的。
而且,这又是反方武汉大学的主攻方向。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这的确是正方难以说清的一个问题,但又必须面对,否则只能被动挨打。
新加坡国立大学做出了进一步的努力:作为一种价值观,并不一定要在实践中被检验(鹅毛论)。
能够论述到这一步,已是不易,我个人认为:如果此时正方能够更进一步或许会更好。
我认为:如果接下来,正方能够更近一步提出:“价值观”与“实践中的事实评价标准”是有区别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双方发挥作用的领域不同,价值观的领域在于:未来,人生发展方向的的确立;而事实评价标准的领域在于:过去,对既成事实性质的评价。二者发挥的领域不同,自然不能混为一谈,犹如玫瑰花是用来送情人的,地瓜是用来充饥的,人们总不能用玫瑰花来充饥。
 
当然,我个人水平有限,这只是我一家之言,让大家见笑了。
如果有些话对有些当事人形成了伤害,我深表歉意。

因此,我觉得正方至少能够利用这次机会可以让观众和评委更明白我方的论证,对对手在“事实评价标准”方面形成一定的牵制,避免给观众和评委留下后来自由辩论中明显被动挨打的印象。
 
2、战术有误

(1)防守轻率:
正方的在辩题上明显处在弱势,本就意味着我方论证的任务更重,同样,也意味着我们的论证让观众和评委理解的难度要大,我方的防守难度比对手要大得多,此时应当利用新加坡模式这个机会进行充分的论证,以争取让我方在接下来的自由辩论中得到更多的余地,如此关键的时机却只用“鹅毛”一语带过,失去了最后一次向观众和评委仔细解释清楚的机会,坦率的讲,一个“鹅毛”的类比,估计很多观众和评委都没能听明白正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此珍贵的的发言解释机会轻易扔掉,可惜之极。
(2)进攻乏力
防守不力,对武汉大学的“事实评价标准”的进攻也就难以形成有效地牵制,此前又向观众和评委因为解释的不够清楚,只能给大家留下在对手的实例面前连连回避的印象。
而从进攻而言,“价值观”与对手的形象事例相比过于枯燥抽象,无论是现场感还是驳斥力度自然都要矮一头。
 
解析到这里,我只能说,尽管自由辩论尚未开始,但胜败已分,唯一的一次机会,被正方自己轻易扔掉。
 
 

反方三辩发言:
  余磊:
首先看一下对方同学的逻辑,对方同学说,今天他们只要举出一点点的可取之处,他们就等于可取,而我方举出再多的不可取之处,也不叫做不可取,这是不是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如果对方同学今天一定要我方说,有没有一点点的可取之处,我说有,在哪里?这就可以让大家认识到以成败论英雄这种观点来论英雄是危害是多么大呀。
  再来看看对方同学的论证方式。对方同学的论证有两条。首先,如果没有成功就是不成功,因此就应该以成败来论英雄。让我们想一下,如果英雄不吃饭的话,英雄就要变成鬼雄。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以饭量来论英雄,看谁吃得多,谁就是英雄呢?
对方同学还告诉大家,要追求成功,鼓励成功。但是,鼓励成功、追求成功就意味着要用成败来论英雄吗?我们这个社会还要鼓励大家去致富,去发财,但是能不能用贫富来论英雄呢?如果可以的话,王勃为什么还要说“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呢?
  其实,今天对方同学所有的问题都出在他们对审题没有清楚。什么叫做以成败论英雄,就是说一个人成功了就是英雄,失败了便不是英雄。那么让我们想一下,许多英雄身上有成功的影子,我们不反对,但是,哪个普通、平凡人的身上又没有一点点的成功呢?如果英雄和平凡人都有成功,仅以成功如何论出英雄?反过来说,又有哪个英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失败,如果失败了便不是英雄,那么对方同学除了全知全能的上帝,还能给大家在世界上找出哪怕是一个英雄来吗?
面对今天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我们发现,如果提倡以成败论英雄,只会鼓励大家不择手段去获取成功。为什么商业界的欺诈行为是屡禁不绝,体育界的兴奋剂丑闻是层出不穷,而学术界的抄袭之风也是愈演愈烈。归根到底,就是人们以为,只要获得成功,一切问题都可以被掩盖在英雄的光环之下。面对以成败论英雄在实践中的种种恶果,对方同学还能告诉大家这种观点是可取的吗?古往今来,有多少气吞山河的丰功伟业在时间的涤荡下士灰飞烟灭,又有多少坚如磐石的帝王基业在历史的冲刷下是土崩瓦解。一个英雄的成败,往往犹如一道流星般划过天幕,让我们潸然泪下的,只能是他们超越成败的崇高精神和英雄气概。谢谢大家。
 
反方三辩陈词解析如下:
1、“不可取”的意思是“完全不可取”:因为仅有的这一点可取,还在于让人了解其危害。
2、鼓励成功不意味着要以成败论英雄。
3、作为“事实评价标准”不可取,作为“价值观”,也不可取(鼓励人们不择手段追求成功)

2001年余磊被评为总场最佳辩手,对这个评选,我个人还是有点异议的。

当袁丁在面对“不可取”的定义犹豫再三选择深重的时候,余磊则显得勇猛的多,他直接就承认对方的定义,确实很勇猛,敢于直接承认,或许这是他的风格,不过,这也就可以有助于理解他在决赛中反向承认“万,就是一切”(见拙作《浅析经典之二:金钱是否是万恶之源》)的表现了。
不过,他又很幸运,因为,他所处的题目有优势,而且他的对手又犯了致命的错误,这可以让他无所顾忌的去勇猛。
可当遭遇马来亚大学这样的战术高手,而且辩题又占据优势时,他的这种勇猛则更像是匹夫之勇。
 
 
 
 
自由辩论:
 
第一阶段:

  郑子豪:请问对方辩友,以成败论英雄是否鼓励成功?
  周玄毅:对方辩友,我们今天要鼓励成功,但是我们不能鼓励不择手段的成功。所以我们不能鼓励以成败论英雄。我想请问你一个逻辑上的问题。请问成功到底是英雄的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
  付欣:为什么对方辩友只是看到不择手段的成功呢?我们倡导时难道不能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吗?
  余磊:不是我方要看到不择手段的成功,问题在于以成败论英雄的幌子下,有多少人去不择手段地获取成功呢?请对方同学回答我方四辩的问题。
  吴天:难道对方辩友因为今天经济的发展可能带来环境破坏,就说经济发展不可取吗?难道我们今天没有其他价值观去制约吗?
 
这个阶段,正方的发挥还是不错的,在“价值鼓励论”方面主动出击,而武汉大学又积极在“不择手段追求成功”方面与之纠缠,但毕竟这个方面正方也是有备而来的,随后的“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给让反方颇为被动。

第二阶段

  袁丁:对方同学类比不当,你怎么知道,以成败论英雄是经济发展而不是破坏环境呢?对方同学还是没有回答我方四辩的问题。我再问一个具体的问题,“夸父追日”和“精卫填海”都没有成功,请问夸父和精卫是不是英雄?
    陈晓欢:其实今天错解题意的是对方辩友,他们只将以成败论英雄看作是一种衡量英雄的标准,可是没有看到他背后代表的是一种价值观。请问鼓励成功到底哪里不可取?
  蒋舸:我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鼓励成功,但是也要看人们怎么样去追求成功啊,恰恰是以成败论英雄,往往就是导致不择手段地追求成功。刚才您没有回答,成功到底是成为英雄的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再请问您一个反面的问题,失败是成为非英雄的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呢?
  郑子豪:我们的社会并不是只有单一的价值观,在多元并存的价值观中能够相互制约。我们的社会也倡导道德,我们也追求真善美。
  余磊:原来对方同学说,以成败论英雄是一个正确价值观的一部分,因此它是可取的。可是让我们想一下,轮胎还是汽车的一部分,坐在汽车上是可取的,大家坐在轮胎上,可取还是不可取呢?
  付欣:对方辩友说得好,你们确实看到了负面效应。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为什么我们在提倡社会价值观的时候,不能取其精华,弃其糟粕,难道我们的社会会提倡功利主义吗?
  袁丁:按照对方同学的说法,今天的辩题应该改成“以成败的精华论英雄才是可取的”。请对方同学不要混淆论题。对方同学对于充分与必要的条件一次都没有回答,请您告诉我,究竟是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是不是没有关系呢?
  吴天:这到底是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我们不用看。因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以成败论英雄,是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这种价值取向为什么不可取?请对方辩友正面回答。
  蒋舸:这个问题,我想我方二、三、四辩,包括我,都已经回答得很清楚了。逻辑问题您不解释,再请问一个具体的问题。岳飞的理想是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这个理想最终失败了,为什么他还仍然是青史留名的大英雄呢?
 

在这个阶段,武汉大学很快拉回主攻方向“事实评价标准”,以夸父等鲜活的事例向对手发动猛攻,在这个环节,正方尝试用“这是价值观,而不是事实评价标准,”进行防御,但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此前没有利用好陈词的机会解释清楚,自然防御的效果大打折扣显得左支右拙,给观众和评委留下了消极逃避的印象,最要命的是本方的进攻弹药(“价值观”和“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本来就比对方少,此时就显得进攻手段更加单调。
 
第三阶段:

陈晓欢:我总算看清楚对方辩友的错误所在了,他们将可取理解为必取。请问,大卡车载人是可取的,难道组委会用大卡车载对方辩友来比赛现场吗?
余磊:按照对方辩友的观点,用错误的观点来论英雄论不出来也是可取的,请您告诉大家为什么?
郑子豪:可是对方辩友并没有指出今天不可取,要证明这句话在任何层面任何角度它都不可取,今天只是一直告诉我们,这句话其实有点不可取之处它就不可取了。
周玄毅:对方同学还是在说有那么一点点的可取之处就是可取的。那我请问您了,我方的观点有没有一点点的可取之处呢?我方观点是不是可取的呢?
付欣:对方辩友又说得好,确实,这个价值倡导有它不可取的时候,但是我们现在说的是一个社会的价值倡导,为什么我们社会倡导的时候,不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呢?
 
 
此时的正方已经开始有些乱了,开始与对手争论概念,这也不值得惊奇,““这是价值观,而不是事实评价标准”显得消极,而且又难以在自由辩论的急促中说明白,再用它来防御显得消极躲避,进攻方面的弹药本来就少再提自己都觉得有点太单调了,对手又没有曝露出明显的漏洞,可你又不能沉默是金,那只能现场没章法地抓漏了,而辩手一旦开始乱抓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咬文嚼字,这一阵子的概念之争,不仅浪费了时间,而且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第四阶段:

袁丁:对方同学还是在那儿谈精华糟粕。夸父的问题对方同学不回答,岳飞的问题对方同学又不回答,文天祥起兵以来,一败于兴国,二败于安平,三败于海风,连自杀都没有成功,为什么他还是一个英雄呢?
吴天:对方辩友以为今天的辩题就是多举几个例子谁就能赢吗?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是时代的命题要有时代的意义。请您继续论证作为一种价值观,它为什么不可取?
蒋舸:对方辩友当然不是多举几个例子就能赢。但是如果一个事例都没有的话,你怎么能让大家信服你的观点呢?
陈晓欢:可是时代的命题要有时代的意义,以成败论英雄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衡量方法,更是一种价值判断,请问以成败论英雄来鼓励成功,为什么不可取呢?
余磊:对方辩友的意思大概还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怕就怕糟粕太多,对方辩友取来取去取不完呐。
郑子豪:对方辩友今天的逻辑其实更好笑,他们说考第一可取,但是考第一并不可取,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余磊:请对方同学告诉大家,岳飞和文天祥的例子到底如何解释,为什么失败了,大家还认为他们是大英雄?
付欣:我想请问对方辩友,岳飞和文天祥的身上,究竟有没有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他不是英雄吗?
袁丁:追求成功就等于成功吗?每一个非洲的饥民都要追求吃饭,是不是追求了吃饭就等于吃到饭了呢?那每个非洲饥民的肚子可都是饱的了呀。
吴天:对方辩友今天错误的理解命题,是因为他们只翻《现代汉语词典》,那里面只有成败与英雄,没有以成败论英雄。要找到这六个字,请去翻一翻《哲学大辞典》吧。
周玄毅:我们要告诉对方辩友的是,我们翻的并不是《现代汉语词典》,我们翻的是《现代汉语大辞典》,一共有27条成与败的解释,没有一条有这样的判断,没有一条符合对方辩友的解释啊。
陈晓欢:所以说对方辩友没有翻《哲学大辞典》嘛。
袁丁:再请教对方同学,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他是不是个英雄?
郑子豪:那我想请问对方同学,像岳飞这样的人,它体现出了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我们称不称他为英雄呢?
余磊:谁都不能否认岳飞,文天祥,诸葛亮最后失败了,对方同学说他们成功了,这真是“说你成你就称不成也成,说不败就不败败也不败”,对方同学这样的观点我只能说,不可取啊。
 
这个阶段,是武汉大学完全奠定胜局的一个阶段,攻不成攻守不成守的正方在经历了初期的勇猛出击,中期的顽强抵抗,后期的咬文嚼字的现场乱抓之后,终于彻底崩盘“时代论”终于出现,尽管我在前面提过,他不适合在这里使用,但无章法的正方此时也只能拿起一样是一样了,至于后来的“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则纯属找打,这也就不难理解余磊的“说你成你就称不成也成,说不败就不败败也不败”。
 

第五阶段:

付欣:我方已经多次说了,只要他身上有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就是我们这个社会所需要的英雄。对方辩友可以自己判断,五六十亿人,你随便点一个名,我哪能都认识啊。
周玄毅:当年在战场之上,诸葛亮和司马懿都在追求成功,结果一成一败,一败一成,请问对方辩友为什么诸葛亮都认为司马懿是个英雄呢?
吴天:今天我们论证的难道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判断,一个评定英雄的方法吗?这个问题古人都对此争论不休,难道对方辩友想上演李白与东周列国的狮城版舌战吗?
蒋舸:对方辩友要讨论价值的问题当然先要看事实,中国的问题您都不回答,那么拿破仑和惠灵顿当时在欧洲打得不可开交,一成一败,到底谁是英雄,谁不是英雄呢?
吴天:为什么我们不回答,因为今天这本来就不是一个事实判断,而是一个价值判断。对方辩友为什么总是粗浅的理解一句俗语呢?我们还有一句话,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难道就是让大家什么事都别做,就等着天上吧叽吧叽掉馅儿饼吗?
余磊:对啊,成事在天,可见,一个英雄是一个再大的英雄,成功失败他自己都不能把握,恰恰说明我方观点,不以成败论英雄嘛。
陈晓欢:可是论英雄有很多衡量标准,有其他的衡量标准就能否定以成败论英雄吗?
袁丁:对方同学今天告诉我他们是价值判断不是事实判断,这好比告诉我这件衣服多好啊,不过事实上他不能穿。
郑子豪:我们今天要倡导的是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因为以成败论英雄鼓励人们追求成功,为什么对方辩友就说鼓励人们追求成功不可取呢?
付欣:对方辩友只是只见其表,不见其里。只看字面意思,看不到他的价值取向,有句话叫做雪中送炭,要这么说这句话在新加坡根本用不着,因为新加坡根本不下雪。但是……谢谢。
 
 
在最后的这个阶段,武汉大学则是趁势扩大战果,而新加坡国立大学则更像是困兽犹斗了,无论是何种表现都与最终的结果无关。
至于后面的四辩陈词,我就不错解析了,为了考虑资料的完整性,还是附上来。
 

反方总结陈词:
周玄毅:今天我们一开始想谈逻辑问题。对方辩友说以成败论英雄怎么会只是一个逻辑问题呢?我方谈事实判断,对方同学说,以成败论英雄怎么会只是一个事实判断呢?那么我真不知道,我们今天该谈什么好了。对方同学告诉大家说,要看到成败背后那些精神的东西。原来对方辩友心中的成败论英雄,就是看成败背后的东西来论英雄。那么我今天和对方辩友辩论的时候对方辩友是不是要告诉我说,是我背后这把椅子在和对方辩友在进行辩论呢?
好的,我们再来看看对方同学今天告诉大家的是什么。的确,我们很理解,对方辩友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要在成功之中看出英雄的本色所在,这一点我们从不否认。但是当我们真正来论英雄的时候,看到的又是什么呢?我们先来看一看三国时的大英雄关羽关云长。纵观关羽的一生,既有千里走单骑,也有兵败走麦城。与成功之中我们发现他的非凡才略过人胆识,与失败之中我们同样看到了大义凛然威武不屈。请大家想一想,为什么成功时和失败时我们都说关羽是一个英雄呢?这恰恰说明,英雄本色超越了成败而存在。燕瘦环肥,各尽其美,正因为美本身并不以胖瘦而论。以成败去论英雄,就像以胖瘦去论美人,其结果只能是亵渎英雄,唐突佳人。当成败成为评判英雄的尺度时,英雄身上那种崇高的精神品质就会被我们淡忘了。当成败成为衡量英雄的标准时,手段就变得无关紧要。于是,卑鄙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而高尚只能作为高尚者的墓志铭。如此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的英雄观对于当今这个功利理性膨胀,人文精神衰微的现实社会来说,到底是会纯化我们的道德,还是会泯灭我们的良知,这不是一目了然吗?以成败论英雄,看得见英雄的功业,看不见英雄的气节;看得见英雄的意气风发,看不见英雄的怆然失意;看得见功成名就的正剧英雄,却看不见壮志未酬的悲剧英雄。
今天,我们呼唤英雄,是因为英雄身上寄托我们崇高的情感。我们敬仰英雄,是因为英雄身上凝聚着我们超越平庸的理想。当我们面对着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瑰丽景象时,会深深地为大自然雄浑的气势所感动。同样,当我们面对着悲歌慷慨,壮怀激烈的英雄事迹时,又会被英雄身上那种超越成败的恢宏气度所折服。古往今来,英雄之气于天地间驰骋,在不同的境遇中演化出无穷的故事。或慷慨激昂或悲壮雄浑,然而不变的是英雄身上那种超越成败的杰出的才能与品质,非凡的胆略与豪情。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而当是非成败转头成空,最终留下的是一段激昂于天地之间不能为成败所论的英雄气概。谢谢。
 
 

正方总结陈词:
  陈晓欢:对方四辩果然妙语出众,在下佩服佩服。不过佩服归佩服,错误还是要指出。俗话说,“自古英雄出少年”,为什么?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为什么?因为他们体现的正是一种追求成功的价值取向,然而今天对方辩友看英雄,是只看事实,不看价值,他们要论证的是一个不可取性,也就是说无论从事实角度还是价值角度来看,以成败论英雄都是不可取,可是今天对方辩友不但没有论证不可取性,还一度陷入一个事实判断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以成败论英雄,作为一种事实判断是否正确和他作为一种价值判断是否可取,根本是两码事。如果对方同学今天硬要说不的话,是不是想告诉我们,鼓励失败才是我们社会所需要的?接着,对方辩友果然恍然大悟,明白了它是一种价值取向,然后就问我们如果它带来功利主义,带来不正当竞争该怎么办?难道对方辩友真的天真地认为我们这个世界只有鼓励追求成功这一种价值观吗?那么我们所提倡的理性、良知、真善美上哪儿去了呢?难道人类会为了追求一种价值观而抛弃了其他所有的价值观吗?
  今天我方认为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价值观是可取的,是因为首先它符合人的本性,人是追求意义的动物,而成功则是对这种意义最好的诠释之一,没有人不渴求突破,没有人不希望成功,因为这是发自内心的向往。从钻木取火到四大发明,再到今天的互联网技术和基因技术,这无一不是人类所渴求突破和超越的结果。我们怎可逆行而为。只有鼓励成功,才能渴求突破,渴求突破才能超越自身,超越自身才能使生命张扬。
  第二,以成败论英雄,可以促进社会进步。失败的教训固然可贵,可是进步还是要靠成功来达至,一个社会绝不是由一群失败者来建设的,社会的进步是由无数个人的成功累积起来。当然,我们并不藐视失败者,因为他们曾经朝着成功的方向努力过。我们也不会否定失败者,因为我们会鼓励他们继续努力,争取成功。只有当争取成功的信念深深印在每个人脑海中,人才会去追求成功,社会才会因此不断向前发展。
  第三,以成败论英雄,有利于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个人价值游离于社会价值之外,就可能沦为一己私利,而缺少了个人价值的社会价值也只是徒有虚名。以成败论英雄正是将个人意义中的成败与社会意义中的英雄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才是个人发展的最高目标,和社会前进的原动力。
  新的时代,赋予了成败新的内涵,新的世纪给予了一种新的使命,只有追求成功的英雄,才是一个时代的强者,只有藐视失败的英雄,才是一个民族的脊梁。谢谢。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huiyue34 2010-6-8 18:24
争鸣字那位...
回复 林欣浩 2010-6-8 18:47
huiyue34: 争鸣字那位...
。。。劳驾。。不太懂您说什么。。
回复 huiyue34 2010-6-8 19:10
林欣浩: 。。。劳驾。。不太懂您说什么。。
争鸣的那位?
看到你的原帖...
头像也一样.
之前打错字了.
回复 林欣浩 2010-6-8 20:10
huiyue34: 争鸣的那位?
看到你的原帖...
头像也一样.
之前打错字了.
呵呵 在这里也遇到你了 真好
回复 huiyue34 2010-6-8 21:53
林欣浩: 呵呵 在这里也遇到你了 真好
呵呵,争鸣和华语还是有很多人混的.
而且很多在两边都有账号的呢
回复 林欣浩 2010-6-9 08:35
huiyue34: 呵呵,争鸣和华语还是有很多人混的.
而且很多在两边都有账号的呢
呵呵,是呀,两边都待着,也挺有趣的。
回复 huiyue34 2010-6-9 08:40
林欣浩: 呵呵,是呀,两边都待着,也挺有趣的。
对的,而且争鸣打的多,谈的少,华语谈的多,打的少,正好互补.
嘿嘿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华语辩论网 ( 苏ICP备14051463号-4  

GMT+8, 2020-11-29 12:22 , Processed in 0.06253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